外界对影视行业的信心正在逐步恢复

2020-02-11 13:50 浏览量:
分享到:      
外界对影视行业的信心正在逐步恢复



       2月10日,奥斯卡颁奖典礼热闹非凡,但中国影视行业依然“停摆”。
  “听说有中层干部被降职了,我们这些底层的新人感到岌岌可危。”北京电影学院研究生毕业的编剧吴岚供职于一家国资背景的影视公司,对于未来她忧心仲仲。

  2月4日,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编剧这个工种本来就“僧多粥少”,如今行业受到重创,吴岚预计上半年更难接活,房租、日常开销都会成为问题。

  不仅基层从业者面临困境,上游资本端也难以为继,影视投资人如今也面临的风险。

  曹海军(化名)是某影视投资机构的投资总监,他所在的机构背靠国内一家上市民企,资金和资源实力不俗,但也受到很大冲击,公司旗下数十家影院被迫停业。

  “影响非常严重,我们已经投的项目,要么成为积压剧无法上映,要么停止拍摄。上半年估计得歇业了。”2月5日,曹海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2月7日,两家上市公司(600977.SH)、(601595.SH)发布与疫情相关的,

  公司下属141家控股影院在春节期间全部暂停营业。

  自1月24日起,旗下直营影院“SFC上影影城” 已全部暂停营业,联和院线旗下加盟影院已基本全部暂停营业。

  2019年6月,普华永道曾发布《2019-2020娱乐及媒体行业展望》预测,2020 年票房收入将超过700亿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电影市场。

  2020年春节前夕,疫情突如其来,行业预估的70亿元春节档票房彻底“泡汤”,更预测,全年总票房或将至少减少100亿元,回落到600亿元左右的水平。

  这仅是电影票房所受影响的数据。行业停摆,环环相扣,一大批预备筹拍或已开机的剧组,仍在等待疫霾散去,重新开工。

  被迫“转行”

  这个春节,曹海军并没有歇着,而是忙着学习考证,做好“大不了就转行”的准备。

  身处影视投资行业,曹海军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影视业回报周期长、风险性高,再加上这次疫情“黑天鹅”,资金无法回流,可能导致公司后续运营难以为继。“集团高层这几天也讨论这个事,很可能影视这块业务今年会停掉。”

  2月7日,华侨城文化集团策划总监秋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几天忙着与商讨经营创新,在新形势下做好自控和自救。

  “我们决定快速推出线上教育平台,为窝在家的孩子们提供在线成长体验课程;另一方面则继续推进华侨城IP影视基地等主营业务工作。”秋洋表示。

  “转行”的还有影院。

  因为恢复营业遥遥无期,从大年初二开始,万达影院某店长蔡先生就组织同事清点库存物资,低价处理餐饮食品和衍生品,原价300元的套餐降至99元售出。

  “票房分账肯定才是大头收入,餐饮和衍生品只占月收入5%左右。”2月6日,忙着安排发货的间隙,蔡先生回复时代周报记者。

  同日,另一大型院线西南地区负责人宋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以其管理区域内的8家中小型影院为例,2019年分账总票房为4200万元,春节档及情人节档票房收入占全年总收入的20%,2020第一季度预计最少损失850万元,加上卖品广告等收入,全年损失预计达到40%约1680万元。

  其中,以昆明市区一家规模较大的影院为例,春节档一个月除了损失近200万元现金收入,还需要支付12万元租金、7万元人力成本。

  事实上,早在疫情暴发之前,影视行业已身处寒冬。

  近日,12家影视上市公司发布2019年预告,有9家预亏。

  出品《流浪地球》等多部爆款影片的也难逃亏损命运,2019年预亏19.5亿元至24.5亿元,下降698.49%-851.95%。

  经此一“疫”,影视行业更雪上加霜。

  非典历史

  但影视人还在等待春天。

  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少宣发人员已开始着手准备暑假档的宣传发行工作。

  “相信疫情过去之后,暑期档会迎来大爆发。春节档撤档的几部电影也可能会放到暑假档,竞争应该会十分激烈。”2月6日,大地院线宣发经理肖女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因影视剧拍摄全面暂停,网剧《清落》制片人陈益韬1月底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预估,停拍将给剧组造成损失超过850万元。

  1月31日,城出台措施补助剧组和群演,让陈益韬这样的剧组负责人减缓了经济压力。

  “我们剧组现在暂时解散了,也得到剧组成员们理解,停薪支持。全行业共渡难关,疫情之中感受到满满的温暖。”2月6日,陈益韬向时代周报记者聊起现状。

  行业也正在寻求外部支援。

  前文所述的宋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复工后的首要任务是积极与业主沟通,达成共渡难关的合作思路。并积极联系当地部门反映困难,寻求惠民惠企的政策举措,如延期缴纳税款、员工公积金等。

  2月1日,唐德影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军发出的一封《请共同商议对院线与影城如何实施政策扶持》公开信受到业界广泛关注,他呼吁政府、行业协会和院线影城三方尽早协商,制定实际措施减少行业损失。

  万达影视在深交所互动平台透露,电影行业受此次疫情影响较大,国家相关职能部门正在就疫情对行业及公司的影响进行。

  公开资料显示,2003年非典时期,相关部门迅速出台系列举措,放宽了民营资本、外资资本的市场准入以及审查力度,为市场发展打开了窗口。

  17年间,总票房从2003年的10亿元飙升至642亿元,国产电影数量从140部发展到2019年850部,内地银幕数量从2003年非典期间不足2000块,发展到2020年超过69700块。

  2004年起,推出《可可西里》、《天下无贼》、《功夫》等一批广为人知的华语片,开创“冯氏贺岁档”。2009年,华谊兄弟A股上市。

  博纳影业、等影视公司都是在非典之后,驶向发展快车道,跃升为行业龙头。

  从资本市场来看,外界对影视行业的信心正在逐步恢复。多家上市公司股价经历了春节前夕集体大跌后,2月3日开盘以来逐步回升。

  截至2月10日收盘,影视动漫板块涨1.6%,以出品电视剧为主的等均有上涨。

  公益接力

  “与其说这是一个‘寒冬’,不如说是留给真正热爱创作的人的机会。”2月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副研究员、医疗纪录片《中国医生》总导演张建珍博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时代周报记者留意到,在疫情期间,《中国医生》《急诊科医生》多部等医疗类影片广受关注,成为人们抒发和表达情感的途径和载体。

  其中,大型医疗人文纪实类纪录片《中国医生》在热播,展示中国医生们救死扶伤过程中的悲欢离合,获得9.3高分的豆瓣评分。

  2月6日,纪录片中心总监宁玉琪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影片原计划在2月中旬推出。

  由于疫情突至,考虑到大环境下中国人需要优质、恰当的内容凝聚情感,与出品方乐正传媒沟通后,在宣推还没有做好准备的情况下,依然决定提前上线。

  与此同时,影视行业也在尽己所能为抗击疫情支援解忧。

  陈益韬向时代周报表示:“我们剧组坚决隔离,疫情结束之前绝不开机。损失一点钱是小事,绝不能冒任何风险、给国家添乱。”

  韩红慈善会7天之内募集资金超过1.4亿元,郑钧、袁弘、张靓颖等文艺界人士亲自帮助联系厂家,使急需的物品尽早到货。

  众多影视公司在业绩预亏的情况下,依然进行公益接力。

  其中,华谊兄弟公益通过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捐赠100万元;博纳影业集团向新疆红十字会捐款100万元人民币;华策集团总计捐赠300万元,专项用于武汉疫情防控工作。

  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接受媒体采访时呼吁,电影人要利用好这段空白期苦练“内功”,提升自己的艺术创造能力,创作出更多好作品。因为“信心比黄金更重要,人们对好作品的需求不会减少。”

  “一次偶然的疫情无法改变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大趋势,当人们从惊恐中走出来的时候,那股子憋很久才爆发出来的消费冲动值得期待。”中广国际数字电影院线副总经理刘迪的这段话,说出了所有影视人的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