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寒冬继续,华谊兄弟卖资产“自救”

2020-01-02 19:24 浏览量:
分享到:      
影视寒冬继续,华谊兄弟卖资产“自救”


2019年最后一天(12月31日),华谊兄弟公告出让“卖座网”部分股份,公司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互娱”)与陈应魁达成协议,华谊互娱拟将其持有的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卖座网”)4%的股份转让给陈应魁,转让价款为904万元。

华谊互娱持有“卖座网”51%的股份,陈应魁持有“卖座网”25.38%的股份,王星持有“卖座网”16.87%的股份,徐秋彬持有“卖座网”4.5%的股份,李国卿持有“卖座网”2.25%的股份。

资本邦了解到,本次交易完成后,华谊互娱共计持有“卖座网”47%的股份,“卖座网”将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王忠磊不再担任“卖座网”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丁琪不再担任“卖座网”董事。

公开资料显示,陈应魁,1974年出生,曾任职于腾讯科技,在腾讯科技工作期间,历任移动通信业务部市场运营总监、财付通创始团队成员、财付通市场运营总监等职务;2006年离开腾讯科技创业,为华宇讯科技旗下卖座网、苏打优选创始人,拥有丰富的互联网经营管理经验。现任深圳市华宇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兼CEO。

公告显示,本次交易是公司在综合考量“卖座网”业务情况、与公司发展战略的协同性,以“卖座网”2018年度经审计净资产2.26亿元为估值依据,与受让方平等协商后确定的合理价格。

华谊兄弟称,此次交易是公司根据整体市场环境、行业周期调整和自身发展情况,所进行的优化和调整。公司现阶段着力主营优势的重建,聚焦“电影+实景”,并持续整合优化现有资源配置和资产结构,逐步剥离与电影、实景等核心业务关联较弱的业务与资产,以集中优质资源不断巩固和提升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除了卖“股权”,同日,华谊兄弟向38.880, 1.30, 3.46%)、(4.800, 0.02, 0.42%)申请2亿元的综合授信,此前,公司向银行申请多次授信贷款。

2019年1月8日,华谊兄弟公告称,拟向16.870, 0.42, 2.55%)申请不超过12亿元,拟以持有英雄互娱20.17%股权提供质押担保;同日,公司称拟向(6.360, 0.05, 0.79%)申请7亿元综合授信,授信期限为一年,拟以持有的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浩瀚”)65.8%的股权和公司直接持有的华谊影城(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影城”)14.29%的股权提供质押担保。

此外,去年1月8日,华谊兄弟称拟向浙商银行申请人民币2亿元的综合授信,授信期限为一年。公司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互娱(天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谊互娱”)及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拟对公司申请上述综合授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期限为一年。

2019年11月13日,华谊兄弟称拟向(9.340, 0.18, 1.97%)申请5亿元的综合授信,授信期限为一年,拟以持有的广州银汉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汉科技”)25%的股权和两部影片收益应收账款质押的方式提供质押担保;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华谊兄弟娱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娱乐投资”)及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拟对公司申请上述综合授信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如此看来,2019年,华谊兄弟至少向银行申请26亿元的综合授信。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华谊兄弟货币资金为 140,912.03 万元,较报告期初减少 46.65%,主要是公司支付利息,偿还贷款及债券所致。

华谊兄弟在“缺钱”的背后不仅向银行申请综合授信,更是向腾讯、阿里等巨头“借钱”。

据资本邦了解到,2019年1月,华谊兄弟向阿里影业借款7亿元,以东阳美拉70%股权等提供担保;同年 年4月,公司全资子公司及美国孙公司向腾讯关联方发行3000万美元的可转债票据。2019年4月,华谊兄弟更是向实控人王忠军借2.7亿元无息借款。

频繁借款背后,是华谊兄弟业绩持续下滑和亏损。

2019年10月26日,华谊兄弟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前9月营收同比下滑49.22%至 16.16亿元,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298.56%,亏损高达6.52亿元。

华谊兄弟解释营收下滑主要是因为报告期内影视剧项目处在筹备及拍摄阶段,上映影视剧较少,已上映影片票房不佳,使得收入减少所致,其中:

—— 电影方面,上映的影片包括跨期电影《云南虫谷》、《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灰猴》及《小小的愿望》等。其中,公司参与投资和联合出品的国庆献礼影片《我和我的祖国》和《攀登者》于9月30 日上映。报告期内电影收入较上年同期相比存在较大程度的下滑,主要是因为上年同期上映的影片《芳华》、《前任3:再见前任》等取得了较高的票房收入,报告期内影片的票房收入存在较大幅度的下降。

—— 电视剧方面,报告期内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主要是因为上年同期电视剧《好久不见》播出并取得良好收入。

—— 艺人经纪及相关服务良好发展;音乐方面,进一步加强与各音乐平台的版权合作及影视歌曲的录制;影院业务发展稳定,截至报告期末累计开业影院共30家(含参股1家);

—— 报告期内,实景娱乐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主要是实景娱乐业务重点从项目开拓转向深耕运营的发展阶段,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业务进入开发和运营双线并行的发展阶段。

—— 互联网娱乐板块中,公司坚定看好粉丝经济领域发展前景。北京华谊兄弟创星娱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进一步提高经营效率,降低运营成本,经审慎考虑,自2019年8月16日起终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2019年前三季度不是首次亏损,2018年华谊兄弟就巨亏10亿元。

华谊兄弟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为389,083.77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09,305.28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 231.9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18,128.35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001.40%。

而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华谊兄弟并没有明星影视作品,只上映一部《只有芸知道》还遭遇票房“扑街”,目前仅收录1.35亿元票房。

这种局面下,原定2019年7月5日上映的《八佰》,于是外界认为是华谊兄弟“翻身”的重点。然而,《八佰》遭遇撤档后,至今无缘大屏幕。

从目前情况看,华谊兄弟2019年业绩或许难有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