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行业各环节在疫情后要处理

2020-01-28 13:17 浏览量:
分享到:      
影视行业各环节在疫情后要处理



毫无疑问,在当下我们最需要关心和重视的问题是疫情的发展,但依照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在短期内中国电影市场将陷入异常严重的低迷,不仅如此,整个文娱行业也将受到严重的打击。

 

在宁波拍摄的《大江大河2》紧急叫停,拍摄工作戛然而止;刘德华12月场演唱会取消,象山影视城400人的大组也要面临停工,横店影视基地也在今天全面叫停,全国多个地区的文艺演出场所也基本全部关闭。

 

相比于其他行业而言,影视行业基础薄弱,在此次疫情的前前后后受到的打击可能是最大的,某些部门可能面临灭顶之灾,以这种方式出现让大家都措手不及,又无所适从。

而作为电影人,随着未来疫情已经逐步明朗化,也是时候来想想之后我们要处理和应对哪些工作了!

Step1

主管部门要给全行业减负减压

今天银保监会下发通知,要求银行业保险业金融服务全力配合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并表示受疫情影响暂无收入人群可合理延后还房贷。

此举毫无疑问给一部分人极大地减轻了压力,在疫情的前前后后,影院所承担的损失可能是最为严重的,同时影院也是大部分商场房租的大户头,长时间没有收入,或者只能得到极低的收入对于影城毫无疑问是最可怕的,因此在疫情消退之后,主管部门主动给全行业,特别是影城减负和减压则是首要目的。毕竟至少一个多月的零票房收入,会至少冻死目前20%的影城,也是为了避免影城、影管公司的恶性循环。

因此这里建议和恳请相关部门和主管单位,能够通过行政命令和相关手段,对于影城和整体行业进行减负和减压,毕竟有很大部分影城都会在节后面临倒闭,及时给他们帮助是疫情消散后的当务之急。

Step2

暂缓新片上映,经典影片做重映

《囧妈》的免费上线并没有取得太高的口碑成绩,似乎大家的情绪完全在压抑或躁动时期,即便疫情消散后,也极难有一个好的观影热情,虽然普遍从业内外都对疫情改善后的市场有一定的期待,但我们必须要承认在短期内市场是无法修复的。

2003年非典疫情爆发时,内地尚未形成好的电影产业化,因此不能用当时电影市场的应对方式来处理当下的情况,从各方面的考虑来看,在疫情结束后,新片和在2月定档的影片是不适合直接回到影城的,这期间最好的方式便是让一些经典影片做阶段性的重映,这些影片的不参与分账,所有票房收入都直接划归影城所有。

Step3

影城更换新风系统和座椅套,添加测温工具

这一次疫情首当其冲被限制的场所就是电影院,必须承认中国内地的很多影城的卫生状况都不理想,这里所导致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影城所在商场一般都有美食广场和餐饮店铺,因此很多影城的卫生状况都会被这些餐饮店铺影响。

同时,很多影城都仅有商场所提供的空调和暖风系统,极少会安装新风系统,或者新风系统老旧不达标,这次疫情之后,影城最紧迫的工作便是协调商场物业对空调系统进行清理,同时有可能安装和维护新风系统,并对老旧的座椅更新,更换干净的座椅套。

同时,根据要求和需要,大部分影城都会添置测温工具,并为一部分影迷准备口罩和消毒工具,一些消毒设备和工具也有希望常态化配置。

Step4

宣发要多看多学,迎接更多可能

拍sir身边有形形色色、身份高低不同的电影从业人员,大到影视公司的经理和负责人和区域的发行经理,小到影城的经理和服务员等等,但是非常遗憾,这其中真正热爱电影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疫情对于产业的影响,势必会导致网络电影和剧集的抬头,但我们部分宣发人员,不用说对于网大和网剧,院线电影他们都不会看。在这疫情爆发期间,恰好是大家最好的补课时机,多看看、多学学其他竞争公司的影片和运作手段,看看优秀的网络电影和网剧,这对于未来工作和学习都非常有益。

Step5

院线影管公司加快整合速度 ,改革迫在眉睫

2003年非典之后,内地电影市场的增长速度开始加剧,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内地电影市场的改革卓见成效,甚至可以说,这十余年内地电影市场的高速增长都和2003年时重大改革不无关系。

其实从2017年开始,业内外就不断开始呼吁院线的加速整合,但即便是电影局划归到中宣部之后推出了相应的政策通知,但实际的执行效果并不理想,目前全国有近五十家院线,这明显太过分散,缺乏强效的执行力。

为什么这次多条院线针对《囧妈》网播声明没有掀起更大的声浪,究其原因就在于看起来是群起而攻之,但每一条院线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如果今年大家能够形成更强的联合和组合,这对于院线话语权的进一步提升是非常有益的。

Step6

片方更多考虑制作具有凝聚力的题材

这几年中国电影的题材和类型在不断的扩宽,但遗憾的是,我们真正为普通观众拍摄的影片数量不多,大部分电影仍然只是有强烈的主观色彩和导演的个人表达,距离观众有相当大的距离。

疫情之后,中国观众更需要一个自我疗伤的过程,也就是我们更多需要贴近普通民众的电影,当然现在已经有很多编导演把目光聚集到本次疫情前前后后的一些故事,同时爱国主义、主旋律题材将持续一定的热度,这一点将在2021年再次到达一个顶点。基于像《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主旋律影片的成功,民族凝聚力和普通民众在危机时刻对于国家和人民的贡献势必会成为未来的主流题材,这一点是所有影片制作方在这一年必须要重视的。

Step7

影迷会和观影团的自我学习和进步

在这次疫情的前前后后,我们的确感受到了影迷的热忱和无奈,甚至有一部分影迷天真和乐观地认为还可以在春节档正常观看到影片,但接连不断的打击也让大家看清了现实。

近几年,官方性质、半官方性质和纯粹民间的影迷会和观影团风起云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的影迷会和观影团数量多达百余家,他们对于影片的宣传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但在疫情面前,一切都已经让路,疫情之后,群体性的观影活动也会被暂停,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会冒风险去组织大家一起观影,这可能对于一些观影团会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不过这也恰好是一些观影团关起门来好好学习好好提高的最佳机会,在疫情彻底消除之后,只有水准最高的观影团才会被市场留存。

Step8

总局更应放宽进口片尺度

客观上来看,国产片更多是需要数量巨大的普通影迷支持,但想在特殊时期更好的让观众入场,则需要进口片、特别是类型较特殊的进口片,这恰好像多年前进口大片进入到内地市场后,对逐步僵化的发行放映机制起到刺激作用。

其实伴随着中韩关系的逐步趋缓,一年以来对于解除文娱方面的限韩令一直呼声不断,同时去年一些优秀的好莱坞影片国内其实也都有版权,这些影片都会从某种程度上缓解疫情后冰冷的市场,且在这些影片并不会形成较大规模的群体观影,但绝对会起到影迷心理的修复作用。

Step9

拍摄基地进行大范围的修缮工作

这一两年,即便面对影视行业的寒潮,但国内的很多影视基地都在面临超负荷工作的状态,很多影视基地其实已经出现了破败的迹象,周边地区的配套服务和相关产业支持也需要进行更新和换代。

恰好在疫情爆发前后,大部分剧组都要面临停工,即便疫情有缓解,在短期内大部分影视基地都不会立即开工,这刚好留出时间和机会给这些地区一个修缮的机会,也会让这些拍摄基地以更好的面貌来迎接即将回归的拍摄大军。

Step10

中国电影和电影人需要平复心绪,再次从零开始

这次疫情之后,如果相关部门没有好的政策做支持,可以预想我们辛苦建起来六万块银幕和万余家影城之中的一部分要面临停业的风险,同时一些并不掌握核心内容制作能力的影视公司和发行团队要面临解散。

当然,在短时间内疫情消除是不大可能,重病大愈后,我们需要的是从细微之处开始做起。正常一个人康复之后,都是要先喝米汤稀饭和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后才能逐步吃其他东西,中国电影在今年之后同样需要如此。

 

因为目前中国的电影市场实在太大了,也太过复杂,想在短期内恢复到闲时五六千万、周末破亿的日常状态有点困难,毕竟大部分普通观众仍然会心有余悸,当下准备好一切工作,让观众和市场自然而然的一点点恢复和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