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业凛冬调查:中戏科班无戏可接

2019-12-10 16:20 浏览量:
分享到:      
影视业凛冬调查:中戏科班无戏可接




      “住在燕郊500块钱一个月的合租房,省钱一天只吃一顿饭。努力寻找试镜机会,用健身和学习消解掉焦虑。”12月1日,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科班演员安子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以上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毕业两年,安子然演过两部剧的男二号,参演七部电视剧,但至今为止无一播出。今年一整年,他没有接到过一部戏,靠出演话剧挣了两万块钱,这是他2019年全部的主业收入。

  而民营影视公司导演高路,则正在为寻找项目资金焦头烂额。“主要是项目在落实资金时卡壳,一些本来谈好的,突然不投了。”同日,高路无奈地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安子然和高路,只是庞大影视从业人员当中最为渺小的个人。

  2019年,影视行业的调整、洗牌、出清仍在持续。

  在时代周报记者的走访调查中,部分基层从业者因为无戏可拍而收入锐减,有些已经转行。

  2018年,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曾预言,“未来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没想到一语成谶。

  12月5日,时代周报记者从天眼查获得的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共有超过3228家公司名称及主营业务涵盖“影视”的公司注销或吊销,远高于2018年的1946家。

  融资市场也在极速降温。

  据IT桔子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文娱行业共计发生109起投融资事件,涉及交易金额约合80.44亿元。相比2018年同期,投资数量下降近 71%,交易金额下降约 85%。

  12月4日,艾媒咨询首席分析师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中国电影行业的一个突出问题是发展不平衡,马太效应显著,出现两极分化。

  泡沫出清,涅槃重生,或许是影视业的最好出路。

  不少人选择离开

  2019年,《演员请就位》《我就是演员》等多档选角综艺节目火了,透视出影视行业颇为萧条的境况—许多知名演员到节目中寻找机会;曾经的台湾偶像剧王子明道更是坦言,今年还没接过一部戏。

  对于不知名演员来说,情况比这更残酷。

  安子然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今年5月,他曾参与过《演员请就位》海选,但发现连这类选秀综艺节目也要靠流量和资源竞争上岗了,留给腰部尾部演员的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

  “像我这样的小白,连敲门砖都没有。”安子然感慨道。

  毕业两年,他演过两部剧的男二号,累计演了七部电视剧,但至今为止无一播出。没有播放量,意味着只能拿到几万块钱片酬,没有分成。

  这与电视剧积压严重的现象有关。行业咨询公司Vlinkage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上新剧集数量为227部,2019年只有166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