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觉醒这部电影真的是太敢拍了

2020-03-24 10:28 浏览量:
分享到:      
女性觉醒这部电影真的是太敢拍了



有人在网上预言:“华语电影要出大师了”。

这部电影到底有什么来头,为何能获得这么高的评价。

今天首席影评官发表的是入驻影评人少年鞍马的文章—《热带雨》。

新加坡新锐导演陈哲义为国内大部分影迷所知,大概从其第一部剧情片《爸妈不在家》开始。虽然是处女作,已经具备成熟的影像风格和丰富的生活细节。

去年,他的又一作品《热带雨》在平遥电影节成为爆款,囊获最佳影片、最佳女演员、迷影选择荣誉等奖项。

 

这部影片保持了他之前作品内敛沉静的基调,镜头克制、细节用心、感情充沛,以一位移民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女性为主角,继续探讨女性在社会中的身份认同问题。

1.“雨”,是天气也是心境

片名为《热带雨》,全片多数是大雨天,制造出了一种沉闷、压抑的氛围。

这既符合新加坡多雨的气候特征,也烘托女主角阿玲迷茫落寞的情绪,还可象征阿玲在与丈夫干涸的两性关系中渴望释放欲望的另一种形式,为之后其与男学生的禁忌之恋埋下伏笔。

本片中最惊艳的一场对“雨”的运用,是阿玲的一场梦境。梦里,她在公公的床上看到一个婴儿,当她欣喜地把婴儿抱在怀里,婴儿剧烈的啼哭声却把她从梦中惊醒。

她发现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公公房间的窗户没关。大雨淋湿了地板,公公已在床上悄然离逝。

从音效上讲,婴儿响亮的啼哭迅速接上哗然的雨声,制造出一种虚实转换间的空沌感,也衬托出人物惶惶不安的心境。

而老人的离世和婴儿的出现,既有阿玲渴望生育的心理折射,也暗含对人类生命延续、生死轮回的哲学思考。

 

这让我想到去年另一部获得去年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剧情长片的电影《阳光普照》,用的是片名的反义,名为阳光普照,实际上讲述的却是一个家庭的崩塌与暗影。

两部电影虽然对天气意象的使用方式不同,但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让天气融入文本,融入人物,实现了环境和角色心境和生命状态之间的巧妙“互文”。

 

2.禁忌恋,就是要拍足

影片的一大看点,是身为中文老师的阿玲与男同学郭伟伦的禁忌之恋。

 

不同于内地许多影片在这类关系上的点到为止,《热带雨》在这方面并不愿意“适可而止”,用相当大胆的镜头拍摄了一场时间不短的激情戏。

但这场激情戏并没有给观众一种哗众取宠的感受,反而让人觉得是人物感情自然发展的结果。

 

先说阿玲,影片细致地展现她与丈夫的情感隔阂。人工受孕的失败,丈夫的冷淡疏离,让她在感情上急需一个宣泄口,面对学生主动又热情的攻势,短暂的失控具有合理动机。且从某种层面上讲,男学生是丈夫、甚至她未能拥有的孩子的情感替代。

 

而对于学生郭伟伦,其父母常年在国外做生意。具有母性温柔气质的阿玲每周给他补中文,送他回家,还把他接到家中补习,鼓励他比赛,如母似友,让他产生对异性的依赖和眷恋,一步步走向情感的决堤。

 

可见,禁忌恋并不是现实主义影片的雷区,但和其他符合社会道德规范,或人类与生俱来的感情相比,不仅要注意细化“how”的过程,还要充实“why”的合理性,才能起到塑造人物、推动主题升华的作用。

3.丰富的社会元素让人物落地

虽然师生恋是影片的一条重要的线索,但纵览全片,阿玲并不单纯渴求在爱情上获得自由,她面临的困境是多维复杂的。

本质是女性在社会中的身份认同问题,是身为女性,如何在教师、妻子、儿媳、母亲等角色的转换中找到自我意义、实现自我价值。这让影片一下就具备了社会层面上的批判性。

 

影片用多个片段拍摄阿玲独自打催卵针、做身体检查,接受人工受孕手术,探望刚生了孩子的小姑子等场景。

生育明明是夫妻双方的事,但在这些场景里,丈夫无一例外是缺席的,只有阿玲在承担亲戚们闲言碎语的压力,并在忍受生理痛苦的基础上为此默默努力。

 

从后续情节中我们可知道,丈夫甚至选择了出轨,生育非婚生子这条彻底背弃家庭责任的路。

这种对比是导演有意为之。在采访中他表示:“我觉得华人社会里面,男生都很喜欢做一家之主,但是婚姻或者家庭碰到问题的时候,第一个躲起来的往往都是男生,真正有力量去勇往直前或者面对问题的永远都是女人。”

 

而阿玲在工作中受到的歧视,也和整个新加坡的文化环境密切相关。阿玲是中学中文老师,中文教育在学校却并不受重视。

导演借此揭开新加坡教育的一角,给内地观众提供了一种新的认知。至于导演对此做法究竟持何态度,影片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但从公公房间内挂着“笑”的字帖,能隐隐窥见导演对中华文化有亲近感,对新加坡边缘化华语文化表示了隐忧。

 

精准的人物勾画,充实的社会元素让这部电影骨架清晰,血肉丰满,而徐徐展开的叙事节奏和柔情克制的镜头语言,又让它显得理性思辨,不是声嘶力竭地叱骂,而是从容沉稳地反思。

 

看新闻报道,陈哲义表示他考虑在中国取景拍摄一部家庭题材影片,并完成自己的“成长三部曲”。

这让人不由自主想到李安拍摄的“家庭三部曲”。不谈两人在艺术水准的差距,但共通的一点是,他们拍的是人,是社会中的人,是有血有肉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