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四年电影成绩“不及格”

2020-01-06 13:35 浏览量:
分享到:      
连续四年电影成绩“不及格”



       “电影业务的不作为不仅仅是对华谊兄弟用一部部好作品积累而来的品牌根基不珍惜,也是对于全体华谊人25年孜孜不倦奋斗的不尊重……我要求电影团队尽快拿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不要再守着以前的功劳簿纸上谈兵,请用真正的信念和实际的行动证明你们的能力。”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中磊

  “致命失误”听起来像是一个电影情节,却成为了华谊兄弟的现实遭遇。

  2019年末,华谊兄弟副董事长王中磊在给全体员工发去的一封信中表示,2019年是华谊兄弟创业以来最为艰难的一年,2019年华谊兄弟主投主控的电影一片空白,“作为一家以内容生产为核心竞争力的传媒公司,这样的失误堪称致命”。随后几日,华谊兄弟甩卖资产,出售了子公司“卖座网”4%的股权。

  现象

  连续四年成绩“不及格”

  这一年多来,尽管电影行业经历了震荡的低迷期,但却充满顽强的生命力,2019年电影票房与观影人次再创新高,年度票房达到642.66亿,同比2018年增幅5.4%;城市院线总观影人次达到17.27亿。那些抓住新机遇的电影公司仍然可以赚得一杯羹,比如,光线传媒凭借《哪吒之魔童降世》,第三季度单季实现净利润10.04亿元,同比增加463.33%;而博纳影业不仅凭“中国骄傲三部曲”再创佳绩,也为中国新主流电影开辟了道路。然而,同为民营电影公司的“实力派”,华谊兄弟的表现却非常黯然。

  最新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年初至报告期末,华谊兄弟净亏损累计达到6.52亿元,利润同比下降幅度近300%。而华谊近几年来大力主推的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业务,在今年的营收也大幅下滑76%,仅营收3650万元。

  华谊兄弟的运气确实有点欠佳,一些颇有可能赢得高票房的项目至今上映无期,这让华谊兄弟元气大伤,为了让公司撑下去,华谊不得不开始四处筹钱。2019年以来,华谊兄弟除了积极抵押房产、股权筹集资金外,还从阿里影业借款7亿元人民币,作为条件,华谊兄弟需在5年内完成10部电影的制作和上映,阿里影业对项目拥有优先投资权。华谊兄弟的老板王中军还忍痛割爱把自己收藏的名画也给卖了。 唯一的希望是2019年末上映的冯小刚的新片《只有芸知道》,然而,由于叙事的空洞触及不到观众的内心,该片上映以来,票房增长很是艰难,目前票房仅为1.53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问题并不只出现在2019这一年。2018年,华谊兄弟出现了上市十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归母净利润亏损10.93亿元,年营收下降1000.40%。王中磊也表示,华谊兄弟的问题由来已久:“这已经是电影团队连续第四年交出远远低于预期的成绩单。”他认为,这四年间,华谊兄弟不仅常态化优质内容生产力不强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还出现了“断货”的现象,从最初缺席一个档期,变成了现在只上映一个档期,人才的储备与培养也乏善可陈。

  原因

  快速扩张引发副作用

  这与风光显赫时的华谊兄弟已经是两幅不同的图景。华谊兄弟于1994年创立,1997年被冯小刚导演的《甲方乙方》点燃电影梦,于是,在1998年投资了冯小刚的影片《没完没了》,以此正式进入电影行业,也与导演冯小刚成为固定搭档,在每年的贺岁档成为一道风景。在此后的20多年间,华谊兄弟创造了200多亿的电影票房,推出了百余部颇有观众缘的作品,包括《手机》、《天下无贼》、《宝贝计划》、《集结号》、《非诚勿扰》系列、《功夫之王》、《风声》、《唐山大地震》、《狄仁杰之通天帝国》、《西游降魔篇》、《狄仁杰之神都龙王》、《私人订制》等,堪称是国内商业成绩最好的民营影视公司。

  然而,正如王中磊所说,华谊兄弟也面临战线过长、投入过大、公司负担过重等快速扩张带来的副作用集中显现。2015年,华谊兄弟全资或控股公司87家,到2018年变成117家,并购了上百家体量各异的影视企业。其中,在2016年,华谊兄弟以10.5亿元收购了冯小刚旗下东阳美拉传媒公司70%股权,又以7.56亿元拿下郑恺、李晨、陈赫、杨颖等明星共同持股的平台东阳浩翰,当时外界质疑其中的风险时,华谊兄弟却坚定认为这是在买下“未来预期”。

  可惜,电影市场的变化是何等之快,华谊兄弟对于导演和明星的固定化合作模式,恰恰限制了对于市场的认知。近两年来,中国商业大片已经完全变了一副面孔,观众的审美发生改变,不再喜欢空洞的情怀,而是需要现实主义的慰藉,对于这些,华谊兄弟却无法及时调整,在创作上陷入滞后,以《只有芸知道》为例,与观众的情感、生活毫无共鸣,这在口碑为王、而不是营销为王的当下,受到冷落也不意外。

  华谊还尝试了“去电影化”的尝试,实施了实景娱乐产业计划, 但是,并未形成新的增长点,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少峰认为,从产业链布局来讲,华谊做实景娱乐是一件合理的事情,但缺乏强有力的IP支撑是其一大短板,“华谊小镇里的内容只是影视作品的延伸,拉动性明显不足,只能不断投入高成本造建筑、街景”。此外,实景娱乐对资金要求高、回报期长,未能带来稳定收入,反而会造成现金流的进一步紧张。

  展望

  昔日“领头羊”需找到方向

  当华谊兄弟脱离了市场,对于电影不再像以往那样专注的时候,这个昔日的市场领头羊失去了敏锐的嗅觉,变得“英雄迟暮”。2016年,华谊“拿得出手”的作品只有《老炮儿》一部影片,电影《纽约纽约》《灵偶契约》《奔爱》票房均没有突破5000万元,参与出品的两部电影《摇滚藏獒》和《陆垚知马俐》票房仅为3926万元和1.92亿。

  2018年,华谊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找到你》《胖子行动队》《云南虫谷》《江湖儿女》《遇见你真好》反应平平,票房最高的《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也仅入账了6.06亿。

  近两年开始,电影的热门已经从年末贺岁档转战为春节档,然而华谊兄弟显然没有做出应变与布局,致使在精彩纷呈的春节档中,华谊只能以看客的身份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