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新世界》讲述的是迎来新世界前的北平

2020-02-11 13:40 浏览量:
分享到:      
电视剧《新世界》讲述的是迎来新世界前的北平





当年看完电视剧《永不瞑目》后,就和业内朋友断言过,孙红雷好演员,一定会火。后来只要有他的戏我会必追,他的多个艺术形象的成功塑造,证明了我的断言。2019年在电视剧《带着爸爸去留学》研讨会上,我第一次和孙红雷面对面,在肯定这部剧现实主义创作精神之外,我直言认为该剧只能称为半部好剧。会议结束后,我挺忐忑地提出和孙红雷合个影,没想到孙红雷非常热情甚至主动与我合影,还加了微信。之后我们在微信中坦诚地聊了很久,孙红雷表达了“良药口苦,喜欢直言的你”,一个知名演员的谦逊,令我感动。聊天中我的中心话题却是,孙红雷还是要回归他的硬汉形象。他当时告诉我,年底见!

看《新世界》,开始的冲动依然因为孙红雷,结果一发而不可收。我们曾经在许多表现1949年迎来解放的文艺作品中有一句话叫做:砸烂旧世界,解放全中国。1949年,是新旧世界的分水岭,电视剧《新世界》以相当的篇幅讲述的是迎来新世界前的北平,发生在北平解放之前的22天内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不是国共双方高层领导的运筹帷幄,没有正面写北平解放,连傅作义这个北平和平解放的大功臣丝毫没有着墨,而是虚构了一群代表了不同阶层、不同职业的小人物,艺术还原了这些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各色人物在北平解放前夜表现出来的不同心态、动机,以及怀揣的各种心思。

孙红雷饰演的金海,是拜把子三兄弟中的老大,监狱长,绝对的硬汉,孙红雷塑造人物转了一圈再回到他最得心应手的硬汉角色上,变了,不是早前靠外表的凶、冷撑起来的硬,而是沉着、冷静、局气、笃定以及能屈能伸撑起来的硬汉形象。这个硬汉不失内心的柔软和善良,周围一帮甭管有没有血缘关系,没有一个他不照应的。到40集写稿之时,我也不知道、准确说,孙红雷毫无脸谱化的表演,无法让我猜想他这个人物的走向和结局,我甚至猜过他是我党谍报人员,但推翻了。这也是牵着观众要看下去的原因,是该剧最大的一个悬念。而三兄弟中,二哥铁林一看就是国民党的顽固派,国民党里的官迷,靠厚脸皮混了个小组长,明知共产党解放军已攻下天津,仍幻想着日后能依靠国民党,即便卑躬屈膝求得高官厚禄也甘愿。三哥徐天一个小警察,虽然有时挺豪横,但视生命最为珍贵,不找到杀害贾小朵的凶手绝不罢休。除了小朵是自己心爱女人的原因,因凶手小红袄是连环杀手,徐天定要除掉这个恶魔。寻找小红袄是该剧贯穿始终的第二大悬念。当徐天遇到共产党田丹时,他视生命为至高无上的价值观,一下就接受了田丹代表的共产党为人民大众的思想,他毫不掩饰地喊出:田丹替咱北平人跟国民党讲理来了。他明白共产党尽所有力量和智慧是为了实现和平解放北平老百姓免遭涂炭。所以他帮助田丹越狱合情合理,徐天这一小人物在剧中成为北平城老百姓渴望新世界的象征。唯有大哥金海,始终是个谜,这是主创在铺陈故事、人物设置上的良苦用意,金海的人设,让故事变得扑朔迷离,人物的走向始终牵着观众。

2019年中国主流大片电影的突出特点就是以小人物的视角反映大时代的变迁,其实,电视剧未尝不是。《新世界》写了北平和平解放前夜,无论是老百姓,还是监狱长、国民党小官、小警察等各色人物的不安、惶恐和心思、动机,可以说是一幅北平黎明前的百态图景。该剧金海、铁林、徐天三兄弟人物关系,摆脱以往多为一个家庭的亲兄弟血缘关系,编剧徐冰为了人物之间的勾连建立一个合理或有可能的叙事结构,设置了三个拜把子兄弟,既有亲情友情的纠结与撕扯,又可以合理跳出纯粹亲情来展现理和义。

电视剧《新世界》除了上面提到的两大悬念,还设定了田丹和冯清波两个目标,二人分别代表新世界的光明和旧世界的黑暗。不同政治立场、不同价值观的三兄弟及国民党父女对二位的营救、追杀增强了黎明前北京城里的波诡云谲,形成了国共之间最后的较量。该剧对国民党的塑造摆脱了浅表化套路,写出了人性的多面性。柳爷后台再硬,能力再大,作为一个痴情女子,为了得到冯清波,面子、傲慢,甚至生命,都可以放到一边。老奸巨猾的沈世昌一次次出卖前来和谈的共产党,已清楚国民党必败的大势所趋,靠抓住田丹作为最后的稻草,假装买好,为给自己留后路。

在气氛的营造上,导演用的主色调是灰色,既体现了老北京青砖建筑的质感,又营造了新世界到来前夜的灰暗与低沉,在一片灰中用红色点缀,田丹的红围脖、红发卡,使色彩成为叙事的元素或一种象征。在叙事节奏上,前松后紧,恰到好处地服务了剧情。

这也是一部京味浓郁的电视剧,京味电视剧不一定都是胡同的家长里短、柴米油盐,在所有京派电视剧中首先都要有京味儿,《新世界》从语言、行为、建筑、色彩,到人情世故、背景音乐,是纯正的京范儿,音乐中的北京琴书、单弦、京剧穿插全剧,增强了北京地域文化的独特魅力。